第578章 一个女鬼的自我修养(6) (第1/2页)

在给杨柳的人生留下短暂的美好回忆后,桑榆去见了一眼自己的鬼腿子。

当初的男人如今已经成了身材佝偻的小老头,他拄着拐杖,周身散发着垂垂死气。

也许是因为到了弥留之际,一些早已彻底忘掉的记忆浮现在他的脑海中。

他看到桑榆时,嘴角扯出一抹微笑,如往常般打招呼:“老大,你是来接我了吗?”

桑榆蹲在他的面前,两手托着腮帮子,抬头看着这张苍老的脸。

“你以前总是劝杨柳不要投胎做人,这些年的时间里,你觉得做人好吗?”

老人愣了愣,也许是回忆到了什么画面,他眼眸里的情绪来回转变。

“我比杨柳幸运一些,投胎到一个商人的家里,商人重利,所以我从小到大接受的教育就是——唯利是图,每当我准备做一件事情的时候,首先考虑的是这件事有没有价值。”

“以前,我看中的是货品的价值,脑子里只想赚钱,将钱紧紧攥在手中。”

“后来,我看中了和平的价值,我变卖大半的家产购买物资,将那些东西送到前线去。”

“最后……我看中了时代的价值……于是我将所有的财产都捐了出去,独自生活在这个安稳的小镇上。”

有人说他精明了一辈子,但也有人说他愚蠢了一辈子。

尤其是他年轻时,花费大半的产业在乱葬岗盖一座没用的宅子,真是脑袋有病。

然而对他来说……这是他觉得最有价值的一件事。

“老大,杨柳以前对我说过,她说……”

“如果哪一天你也想投胎做人了,她不希望你经历我们经历过的苦难。”

“也许……这就是她一直投胎做人的原因吧!”

鬼腿子以前是个大户人家的仆人,因为在端茶倒水时,端上的茶水有些过烫,他便被活活打断脊椎,然后丢弃在乱葬岗上。

乱葬岗的孤魂野鬼也是有等级划分的,像他这种新鬼最容易被欺负。

不过他很精明,很快发现桑榆是这片乱葬岗的扛把子,于是一直巴结讨好桑榆。

桑榆并不喜欢他这副卑躬屈膝的狗腿子样,对他说道:“你能不能直起腰杆子说话啊,每次低头看你还不够累脖子的。”

鬼腿子谄媚地笑道:“对不起啊老大,我这腰弯太久,直不起来了。”

再加上他被打断了脊椎骨,这腰更加直不起来。

“老大,我有好好听你的话,做个好人。”

说完最后一句话,老人的眼睛缓缓闭上。

但下一秒,一个年轻的灵魂站在桑榆的面前,笑得依旧一脸谄媚。

只是鬼差马上出现,将这感人的气氛破坏得一干二净。

鬼差向桑榆打招呼:“呦,那个乱葬岗的钉子户,好久不见啊!”

桑榆回道:“这么久不见,你依旧是个低等的鬼差啊!”

鬼差:“……”

这嘴,比抹了鹤顶红还要毒。

鬼差这一次对鬼腿子很客气,态度也和善了不少:“你现在是有大功德的鬼,以后投胎转世都是好人家。”

鬼腿子挠了挠头,他并不想马上跟桑榆道别:“老大,我不想再做人了,我还是想一直跟着你。”

桑榆直接无情地拒绝:“这可不行,你不想做人……我还想做人呢!”

鬼腿子:“……”

鬼差听到桑榆的话,颇为意外地挑眉:“你想投胎?”

桑榆点了点头,平静地说道:“做鬼做腻了,想去体验一下做人的生活。”

然而鬼差一盆子冷水泼过来:“生死簿没你的名字,你想投胎的话有点难啊,而且之前战乱死了那么多人,划生育……”

他掐着手指头算了算:“按照正常排队的话,你想投胎做人得排队一百二十年。”

桑榆:(▼ヘ▼#)

鬼差:“不过你放心,咱们都是老熟鬼了,我怎么可能真的让你等那么久,我到时候找阎王大人求求情,让你等一百年就够了。”

桑榆:(▼皿▼#)

她要把这个鬼差的脖子上顶着的瘤子拧下来当球踢。

察觉气氛不妙,鬼差连忙带着鬼腿子溜之大吉:“西城巷子口的公狗抢地盘输了被咬死,我得赶紧去接它的灵魂一起下去,告辞~~~”

无法投胎转世的桑榆继续在世间游荡,她突然想起自己的伟大志向——统一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坟头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